烟花三月下扬州炒饭

扬州炒饭下烟花三月。

【王叶/肥肠短】今天王杰希陪叶修打荣耀了吗?

◎哦哦西一大把

⊙一发完

◎肥肠短

⊙校园高中设定

   “大眼儿你搞事情啊!”
   “不,我搞你。”

   叶修睡下铺,王杰希睡上铺。

   然而每天半夜王杰希都是给叶修踹醒的。

   “王大眼儿,睡你麻痹起来嗨。还想不想要荣耀女神温暖的怀抱了?”叶修抻着腿,一个劲儿地踹上头王杰希的床板儿,丝毫不顾及门外走来走去辛苦值夜班的生活老师。

   反正生活老师也沉迷于荣耀女神的美貌,哪儿还有功夫管他几个!

   “赶紧睡,明个儿老头儿早自习……”王·上铺学霸想睡觉·杰希翻了个身,拽了拽快掉叶修床上的被子,捂头翻身接着睡,冷漠得不得了。

   怂恿计划并没有达成的叶修撇撇嘴,掀了被子就往王杰希铺里钻:“大眼儿!陪我玩儿!我笑笑儿砸想你王不留行了!”冷风往被窝里一灌,冻得王杰希一哆嗦,瞬间清醒,旁边叶修还拿毛茸茸的直头顶他胸口,倒也没计较叶不羞这句没脸没皮的肉麻话。

   “叶修你别搞事情,下去睡觉,不下去就乖乖在搁我这儿待着,大晚上的别瞎折腾那些有的没的。”

   “你这上边儿窄,不如大眼儿你下来,哥给你腾地儿,宽敞着呢!”叶·企图拐骗学霸王杰希·修巧言令色地冲王杰希眨巴他那双不灵不灵的大眼睛,虽然寝室里边儿黑不溜秋看不见,王杰希还是可以猜到这家伙脑子里到底有多少弯弯绕。

   其实下去睡,也没什么不好。

   叶修身上有肉,抱起来绵绵软软的,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抱枕了,不像他王杰希,骨头碴砬一大把,就肌肉硬邦邦的。“你不嫌我硌人了?”王杰希抱着枕头坐起来,把嬉皮扯脸的叶修撵回他自己床上,又磨磨唧唧轻手轻脚蹭到下铺,等叶修睡进去。

   “干嘛嫌弃你?你个人都是哥的,你的皮囊骨头就是哥的皮囊骨头,我嫌弃我自个儿做什么?”他乐呵还来不及呢!叶修乖乖睡到里面,往王杰希怀里窝了窝,背靠着王杰希的胸腹,凹凸的肌理印在叶修心里,把那点不安分的躁动熨得服服帖帖。

   “明天陪我抢野图boss。”
   “好。”

END.撒花!!!

今天叶修赖床了吗?【王叶/各种短】

◎一更完!

◎严重OOC!

◎第一次写王叶,多多指教!

    “你起不起?”“……不起。”

    这是王杰希这个早上第八次叫叶修起床,非常成功地……没有叫起来。

    看着被子高高拱起来的一坨,王杰希有点无奈。叶修昨天晚上抢Boss抢嗨了,说什么都不睡。好说歹说哄上了床,盖好被子,那家伙又蹭来蹭去,好巧不巧蹭起了火,非常痛快地打了一炮之后,就有了早上这一幕。

    说实话叶修平时没什么起床气,通常闻着王杰希的早餐味儿就起了,跑到厨房抱着王杰希求投喂。喂着喂着,就把脑袋搁在王杰希肩膀上又睡了。

    可不是叶神么,站着都能睡。王杰希如实想道。

    但是今天不一样,估计叶修还惦记着昨天晚上王杰希强制拔他账号卡和不明不白来一炮的事儿,醒了都死活不起,缩在被子里头,一坨。王杰希有点无奈,一拽裤腿儿在床边坐下,伸手扒拉床上高高鼓起的那一坨不明物体——什么不明物体?明明是他王杰希的小娇妻好不好!别给这被子闷死了,到时候可是心痛都来不及的!

   “叶修,起床了。我做了荷包蛋紫米粥鲜虾煎饺姜撞奶红豆羊羹关东煮,你要还不起,我就给楼上鱼闻粥黄少天送去。”这些可都是叶修爱吃的。

   王大眼儿你可真心脏!但他叶修是那么没原则的人吗?

   坚决与王大眼儿恶势力作斗争!!!

   被子里缩成一坨的小娇妻动了动:“不起。”

    好么,还真生气了。

   王杰希干脆把围裙一脱,趴在叶修身上,无赖得不得了:“你不起,那我也不起。”“你大爷王大眼儿你起开!一大老爷们儿压人身上不沉呐!”“不沉。”“死开死开!哥要给你闷死了!”“那你起不起?”

   瞬间,被子里的小娇妻立马不动弹不折腾了,语气坚决得都没法形容。“不起。”

   王杰希给小娇妻这态度气笑了,把人从被子里刨出来,扒拉扒拉对方在被子里头闷得汗湿的刘海,在眉间落下一个浅浅的吻。“叶神要是再不起床,早餐配菜王杰希就要跟荷包蛋紫米粥鲜虾煎饺姜撞奶红豆羊羹关东煮一起送到蓝雨去了。”啧啧,瞧瞧这委屈巴巴的语气,搞得好像他叶修怎么欺负后辈了似的。王杰希嘴一撇,眉毛一皱,眼皮子一耷拉,萌得叶修小心脏直抽抽,恨不能上手去呼噜两把。

   “那哥就看在配菜王大眼儿的面子上,拯救荷包蛋紫米粥鲜虾煎饺姜撞奶红豆羊羹关东煮,好不好?”

   “好。”

END.撒花!!!

非常期待

季浥:

千凯千自制微电影《如约而至》,改编自短篇小说《和你》- @恋爱的尾巴- (著)PS: 此预告为前传,小说中内容在正片中展开~

仿音: 凯音-阿衍   千音-烊祺   源音-西塬

同名主题曲:  作词: @恋爱的尾巴-    作曲/混音/演唱:季浥  (主题曲完整版将在正片放出)

特别致谢:素材搜集-大姐姐/多多/蜥蜴阿姨/柚橘

谨以此视频赠予最最可爱的格格小朋友 @Blank-空白格 

2017.10.07,如约而至,与你相约


主题曲歌词:


如约而至

词:恋爱的尾巴

曲:季浥


无奈让喜欢变成疏远

我的运气只够把你遇见

眸里冰河挡可预知的险

不情不愿 也心甘情愿


一个人的星光也耀眼

漂洋过海只会拉长思念

暮色天光下 拙劣的遮掩

温软的鲁莽 只因为你


不看路人

一张嘴就是你的名字

可惜这世界容不下你我再缠痴

不换爱人

一睁眼就是你的样子

我浩劫余生  你如约而至


-END-

『Alpha』区

★随时准备刷卡上车!
★严重OOC!
★各种雷点慎戳!(含3p,生子,父子……不喜轻喷!)
★随时准备弃坑!
★多性向!(腐女宝宝们不喜欢BG可以跳过,不影响具体观看!)
★日更(?)

(其实宝贝儿们可以点梗的~点梗私发~)


『Alpha』区·引言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被分成四类:强者(Alpha)、普通人(Beta)、弱者(Omega),以及未分化者。但是归根到底,还是三类——最后一类人总会被不平等地分入前三类人中。

事实就是如此,这个世界亦是如此。

每一座城市都拥有大量规格不一的“聚集区”:Alpha区,Beta区,Omega区。某一聚集区里并非只有那一类人,而是以那一类人为中心发展而成的人际关系圈。

Alpha区里有很多的人,有很多故事,还有很多,钱。

在Alpha区,只有真正的强者才配名正言顺地拥有美人,美酒,香烟,故事。

好戏即将上演,准备好了吗?

『Alpha』区·一、狠狠相爱

韩允儿在分化前一直认为自己会是个生存于Alpha区底层的Omega,她的父母如此认为,她的同学朋友如此认为,陈泽也如此认为。

陈泽是韩允儿的青梅竹马。在双方家长眼中,陈韩两家早就是一家人了。

然而,这个世界很不公平。这个美丽动人的尤物,变成了凌驾众生的女皇。

韩允儿是个Alpha。

陈泽也是个Alpha。

这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1.
年轻的球场是荷尔蒙的海洋,青春的面庞显出成长的印记。

“现在的孩子真是分化得很快啊!”陈晏摸着留有浅浅胡茬的下巴,颇有些感叹。谁没年轻过呢?“说得好像你不是这个时候分化的一样。”身旁从头到尾收拾得一丝不苟的年轻男子冷淡地接了嘴,“一把年纪了都。”

阳光从树叶间洒落在并肩而立的两个男人身上,织成一个明亮的茧,把二人隔绝在了一个无言的空间。

“颜徊,”陈晏眼神暗了暗,开口。“你看到陈泽了吗?”“嗯。球场上,最高的那个男孩子。”颜徊声音冷清,虽说在身量上小了陈晏不少,五官也相对柔和,但气势却与作为Alpha的陈晏不相上下。但是仔细看,年轻男子的冷静的面容上有些许的疑惑与纠结,甚至……尴尬。

抓住这个细节的陈晏挑了挑浓密的剑眉,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长臂一伸,揽住身侧年轻男子的肩头,将下巴搁在对方精瘦的脖颈间,挺立的鼻尖蹭蹭颜徊颈侧的腺体,贪婪地嗅着那一丝一缕的甜香。“你看出来他是哪种人了吗?”

“……”这是刁难!颜徊在内心痛斥身上这只色狼的怪癖,冒了一身冷汗,却依旧很老实地回答。“没有。Alpha?”颜徊只觉双肩一沉,发自内心地翻了个彻彻底底的白眼——陈晏这一坨(没错一坨)肌肉筋骨组成的老Alpha男人把整个身体都压在了自己背上,虽说颜徊自诩是个强壮的Omega,但一个强壮的Alpha体重的确让人难以承受。

虽然很无奈,但颜徊也并没有做出实实在在的反抗动作来——跟了陈晏近十年,他并不反感陈晏偶尔对他做出亲密的举措。

“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幼稚。”
“那我回去让你看看什么不幼稚。”
“……闭嘴!”


* 暂封。

inoo一羊千言:

哈哈哈哈哈哈哈长歌新校服帅炸了,但是越来越受是怎么回事,苍爹越来越攻了

       其实对于我来说很多时候千凯千是已经融入身体和思维里面去了的,也就是说我现在一有脑洞代入的第一cp就是凯千,也就是说每次在我编出主人公名字之前都会暂时用凯千来抵一下……以至于过后写的东西就直接发展成凯千(千凯)了。
       我萌的cp很多,苍歌啊,启红啊,祝松啊……吧啦吧啦,好多好多,但是凯千算的上是最最最最喜欢的一对,俩小宝很活泼,互动很多,俩宝的类型也是我喜欢的(很健气,很阳光,很疯癫……),导致我的脑洞开得就跟月球表面似的。
       我的脑洞为什么一直没发上老夫特,首先是因为是手稿,懒得打,然后是字太丑,没脸放图,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每次放假回家带错本子真的不是故意的……
       接着说我总是弃坑这一说,因为学习原因,作为一个好学生,我是不可能带手机到学校的,然后本人又有点懒,写着写着就懒得了……坑开了基本上都是去祸害人的,根本不想填完。就比如说在学校里看到的一对教官,突然灵感来了,就哒哒哒跑去买个本子,稀里哗啦就开写。中间被人茬一下,搁下笔去办事儿,回来就已经冷淡了……(好没毅力)其实自己很想呼自己一耳刮子……
       还有就是我的新坑,也不算新坑了吧,就那《典狱司》已经完结了,小短篇,给大家解个闷子吧~

典狱司(凯千/往昔/虐)(大结局)

※谁上升上谁

















         日复一日,不觉已过了两个春秋。屋中,也不只有易烊千玺一人,还有善舞的蛊师彦烨。一人抚琴一人舞,竟也是好不快活。又到了下雪的日子,仍旧是在那樱花树下抚琴,却没有了烈酒爱人,也没有了那暧昧的气氛。“想他了?”彦烨停下舞步,坐到易烊千玺身边。“嗯……今日,总感觉不对……”这劫,似乎已经来了。
_

_

        交战激烈,双方实力相均,斗得锐气尽消。敌军反复受我方引诱,已是强弩之末,奈何我军士气不振,王俊凯只得单刀匹马,闯入敌军大营,斩下敌方统领首级,砍下敌旗。正当喜上心头,身后万箭穿心……
      “将军!……”
_

_

       易烊千玺只觉体内血脉中命蛊奋力一挣,便再没了生息,嗓眼腥甜,一口血溅在弦上。“彦烨……他出事了……”
_

_

       榻边,水烟袅袅,彦烨一口一口将烟袋吸得呼呼响。易烊千玺微睁开眼,瞥了眼在一旁紧锁眉头的彦烨,开口:“小声点,我想睡觉。”旁人动作顿了顿:“睡个球啊……话说,你真要用那东西救他?为了那种人,不值得。”“什么叫做不值得?!他又是哪种人?……小烨,除了你以外,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随即起身,盘腿坐在榻上,“还有,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和他下的命蛊,让我们性命相连,现在还有功夫在这儿说风凉话?闲心真大……”某人感觉膝盖突然好痛……易烊千玺,算你狠……没良心!
_

_

       “将军?将军?”模糊中,一声声呼唤将王俊凯从混沌中唤醒,腾地坐起,“我为何在这里?”不是……已经死了么?王俊凯捏了捏眉头……为什么这些天的事全都不记得了……“师兄,门外一个自称您故友的男子求见。”王俊凯同门师妹傅聆从门外闯入,却见话音未落,一抹红影破门而入。
_

_

       见来人,王俊凯大惊:“彦烨?……你来作甚?不是应该在家里陪千玺吗……”“王俊凯,你这个负心汉!”“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王俊凯瘦削的脸上,白发随风而扬,顿时,四处兵刃出鞘声乍起,随即一声暴喝:“大胆!尔等一平民鼠辈竟敢伤我朝御侍将军!拖出……”“罢了。”王俊凯摆手制止,桃花眼淡淡对上彦烨怒目圆瞪的眸,“我确是负了千玺,但你又为何打我?”彦烨凄凉地勾了勾唇,道:“你的命,是千玺从阎王手里换回来的啊……”
_

_

       原来,王俊凯回来前几日,易烊千玺请彦烨给两人算了一卦,竟发现此月凶星入卦,定有一人有性命之灾——无可避免,只能一命抵一命。思量再三,易烊千玺决定讨来一对命蛊,悄悄种入王俊凯和自己体内,竟没想这么早就起了作用……再三央求彦烨用自己的命抵王俊凯的劫,没办法,最后竟设了个局将彦烨的摄魂术骗去了……“王俊凯,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值得千玺这般为你卖命!一开始把你捡回家也就算了,接着竟让你占了他便宜,还用命来换你后世安好!”彦烨实在有些忿忿,讲着讲着竟红了眼眶……“为何……为何他不告诉我……瞒我这么久……”王俊凯实在不能接受易烊千玺的这番用心。一次次将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最后居然抵上了命……站起身,王俊凯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军帐,交代将士们收拾了东西,便往泸州去了。
_

_

       千玺,你怎么这么自私?你不愿一人留在这世间便把我抛弃,自己去太虚仙境享乐,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_

_

       千玺,你等我,我这就来陪你……
_

_

       陪你赏花,弹琴,练剑,喝酒……
_

_

        等我等我!
_

_

        江南多水路,王俊凯撑着一叶竹排行在九曲河中,两边尽是夹岸的桃花。已经立春几日了。
_

_

       水上只有这一只竹排,很安静,不时会有影子般的鱼在水底游荡。“千玺,去年秋天不是一直念叨着开春要来九曲河看桃花么,我们来了啊……你看,那桃花满岸都是啊,回去我让傅聆做桃花酒给你喝……”王俊凯满脸幸福,眼底却有丝丝凄凉,忽而面色一僵,看着船头放着的青玉冰棺,竟掩面而泣。曾经,那人坐在船头,抚着琴,夹着内力的琴音划过水面,带起圈圈涟漪,而他便在船尾撑着船;现如今,他仍在船尾撑船,船头却只有冰冷的青棺与无言的玉琴……
_

_

       -“王俊凯,我予你之情,不过是想让你好好活着……”
       -“易烊千玺,你予我之情,不过是让我更对不起你……”
_

_

       老天爷,请再许我三生三世,我欠了易烊千玺三生三世的情与命。
_

_

       桥头的孟婆,请多留意一个别着桃花的梨涡少年,告诉他,王俊凯会爱他三生三世。
_

_

       -“王俊凯,我怕我过了奈何桥会再也找不到你……”
       -“别怕,只要我能找到你就不会丢了……”


【IN THE END】




(ps:完结撒花!又把自己写哭了怎么办?……可能有些宝宝泪点高,感觉不是很虐哈~其实这个梗蛮老?一直很想写,就怕写不完,以前就有过写到一半不想写了的经历,毕竟脑洞太多,有一个写一个,但就是写到一半不想写了。这篇《典狱司》是暑假最后赶作业那几天出来的脑洞,结果没填完就去学校了,本来说是在开学前就发出来,然而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失信了,再次表示:I'm so sorry!写这篇文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总想着要去把它写完,有一种很深很深的责任感在身上,所以就熬夜咬着牙写完了。
       可能话太多了……)

典狱司(凯千/往昔/虐)(6)

※谁上升上谁



















        自从王俊凯掌管典狱司,回家的次数也就少了许多,常常留易烊千玺一人在屋中。“终究还是回到原来那孤单模样了。”易烊千玺呷了口茶,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轻轻附在下眼睑上,一根根很是清晰。他想王俊凯了。想王俊凯温柔的眼神,想王俊凯身上淡淡的香味,想王俊凯嘴角尖尖的虎牙,想王俊凯细长的桃花眼,想王俊凯如雪的长发,想王俊凯宽厚的肩,还有……交合时一点一点的温存。没错,易烊千玺空虚了,这间房子又回到了原来只有他一个人的样子,一个人抚琴练剑,一个人喝酒吃饭,一个人散步赏花,一个人就寝入眠……什么都是一个人。当易烊千玺甚至怀疑王俊凯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时,他竟回来了。
_

_

        面色凝重地回来了。
_

_

        “俊凯!你回来了!”“嗯……千玺,你可知我有多想你……”王俊凯进了门,便狠狠拥住易烊千玺,仿佛要把对方连人带骨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唔……俊凯,我也很想你……”好像……要喘不过气来了,但这样,至少比孤身一人好吧。
_

_

        翻云覆雨后的宁静。王俊凯翻了个身,看着睡眠中面色通红的千玺,拢了拢那人凌乱的长发。“千玺……对不起,我……就要走了。北方雁门关实力不敌敌军,若是崩溃,三日之内定逼皇城……对不起……对不起……这战之后,我定辞去一身官职,与你好好过日子!……等我……等我!”到最后,也成了低声的喃喃。此战凶狠王俊凯怎么不知,北方敌军一个个凶气逼人,一人一马也是彪悍至极!怕是……他不敢想,他舍不得留易烊千玺一个人在世间……王俊凯要陪着易烊千玺,陪他喝酒,练剑,赏花,散步……安安心心过一辈子!
_

_

        待身边人熟睡,易烊千玺睁开眼。看着如雪的发丝服服帖帖地挂在对方磨脖颈间,安安静静,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在王俊凯反身的时候他便醒了,怎么可能没听见那低声的自言自语?!
_

_

        “命劫已至,尔等二人,定有一人要受其天命……”
_

_

        几天后的清晨,待王俊凯起床没见易烊千玺的影,便只当他去练剑了,自顾自地收拾起衣物。走出院门,便见易烊千玺背着手,拿着剑站在圆门前。王俊凯已是一身软甲,出征之事不言而喻,走至易烊千玺旁,一把剑直对心口。“我不准你去!”易烊千玺不敢回头去看王俊凯的表情,他怕自己心软,就这样将他放走。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没有表情的脸,又低下头看了眼心口的剑锋,冷冷道:“男儿保家卫国,岂有不去之理?”便推开剑,走过了易烊千玺。
_

_

        王俊凯,你予我之情,也不过如此……

宝宝们,小长假过完了要记得夸我~奉上一对拖家带口(?)的苍歌和一脸娇羞的千凯夫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