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子江山^

以为自己很强大,却没有办法保护自己。

非常期待

季浥:

千凯千自制微电影《如约而至》,改编自短篇小说《和你》- @恋爱的尾巴- (著)PS: 此预告为前传,小说中内容在正片中展开~

仿音: 凯音-阿衍   千音-烊祺   源音-西塬

同名主题曲:  作词: @恋爱的尾巴-    作曲/混音/演唱:季浥  (主题曲完整版将在正片放出)

特别致谢:素材搜集-大姐姐/多多/蜥蜴阿姨/柚橘

谨以此视频赠予最最可爱的格格小朋友 @Blank-空白格 

2017.10.07,如约而至,与你相约


主题曲歌词:


如约而至

词:恋爱的尾巴

曲:季浥


无奈让喜欢变成疏远

我的运气只够把你遇见

眸里冰河挡可预知的险

不情不愿 也心甘情愿


一个人的星光也耀眼

漂洋过海只会拉长思念

暮色天光下 拙劣的遮掩

温软的鲁莽 只因为你


不看路人

一张嘴就是你的名字

可惜这世界容不下你我再缠痴

不换爱人

一睁眼就是你的样子

我浩劫余生  你如约而至


-END-

『Alpha』区

★随时准备刷卡上车!
★严重OOC!
★各种雷点慎戳!(含3p,生子,父子……不喜轻喷!)
★随时准备弃坑!
★多性向!(腐女宝宝们不喜欢BG可以跳过,不影响具体观看!)
★日更(?)

(其实宝贝儿们可以点梗的~点梗私发~)


『Alpha』区·引言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被分成四类:强者(Alpha)、普通人(Beta)、弱者(Omega),以及未分化者。但是归根到底,还是三类——最后一类人总会被不平等地分入前三类人中。

事实就是如此,这个世界亦是如此。

每一座城市都拥有大量规格不一的“聚集区”:Alpha区,Beta区,Omega区。某一聚集区里并非只有那一类人,而是以那一类人为中心发展而成的人际关系圈。

Alpha区里有很多的人,有很多故事,还有很多,钱。

在Alpha区,只有真正的强者才配名正言顺地拥有美人,美酒,香烟,故事。

好戏即将上演,准备好了吗?

『Alpha』区·一、狠狠相爱

韩允儿在分化前一直认为自己会是个生存于Alpha区底层的Omega,她的父母如此认为,她的同学朋友如此认为,陈泽也如此认为。

陈泽是韩允儿的青梅竹马。在双方家长眼中,陈韩两家早就是一家人了。

然而,这个世界很不公平。这个美丽动人的尤物,变成了凌驾众生的女皇。

韩允儿是个Alpha。

陈泽也是个Alpha。

这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1.
年轻的球场是荷尔蒙的海洋,青春的面庞显出成长的印记。

“现在的孩子真是分化得很快啊!”陈晏摸着留有浅浅胡茬的下巴,颇有些感叹。谁没年轻过呢?“说得好像你不是这个时候分化的一样。”身旁从头到尾收拾得一丝不苟的年轻男子冷淡地接了嘴,“一把年纪了都。”

阳光从树叶间洒落在并肩而立的两个男人身上,织成一个明亮的茧,把二人隔绝在了一个无言的空间。

“颜徊,”陈晏眼神暗了暗,开口。“你看到陈泽了吗?”“嗯。球场上,最高的那个男孩子。”颜徊声音冷清,虽说在身量上小了陈晏不少,五官也相对柔和,但气势却与作为Alpha的陈晏不相上下。但是仔细看,年轻男子的冷静的面容上有些许的疑惑与纠结,甚至……尴尬。

抓住这个细节的陈晏挑了挑浓密的剑眉,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长臂一伸,揽住身侧年轻男子的肩头,将下巴搁在对方精瘦的脖颈间,挺立的鼻尖蹭蹭颜徊颈侧的腺体,贪婪地嗅着那一丝一缕的甜香。“你看出来他是哪种人了吗?”

“……”这是刁难!颜徊在内心痛斥身上这只色狼的怪癖,冒了一身冷汗,却依旧很老实地回答。“没有。Alpha?”颜徊只觉双肩一沉,发自内心地翻了个彻彻底底的白眼——陈晏这一坨(没错一坨)肌肉筋骨组成的老Alpha男人把整个身体都压在了自己背上,虽说颜徊自诩是个强壮的Omega,但一个强壮的Alpha体重的确让人难以承受。

虽然很无奈,但颜徊也并没有做出实实在在的反抗动作来——跟了陈晏近十年,他并不反感陈晏偶尔对他做出亲密的举措。

“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幼稚。”
“那我回去让你看看什么不幼稚。”
“……闭嘴!”


* 暂封。

inoo一羊千言:

哈哈哈哈哈哈哈长歌新校服帅炸了,但是越来越受是怎么回事,苍爹越来越攻了

       其实对于我来说很多时候千凯千是已经融入身体和思维里面去了的,也就是说我现在一有脑洞代入的第一cp就是凯千,也就是说每次在我编出主人公名字之前都会暂时用凯千来抵一下……以至于过后写的东西就直接发展成凯千(千凯)了。
       我萌的cp很多,苍歌啊,启红啊,祝松啊……吧啦吧啦,好多好多,但是凯千算的上是最最最最喜欢的一对,俩小宝很活泼,互动很多,俩宝的类型也是我喜欢的(很健气,很阳光,很疯癫……),导致我的脑洞开得就跟月球表面似的。
       我的脑洞为什么一直没发上老夫特,首先是因为是手稿,懒得打,然后是字太丑,没脸放图,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每次放假回家带错本子真的不是故意的……
       接着说我总是弃坑这一说,因为学习原因,作为一个好学生,我是不可能带手机到学校的,然后本人又有点懒,写着写着就懒得了……坑开了基本上都是去祸害人的,根本不想填完。就比如说在学校里看到的一对教官,突然灵感来了,就哒哒哒跑去买个本子,稀里哗啦就开写。中间被人茬一下,搁下笔去办事儿,回来就已经冷淡了……(好没毅力)其实自己很想呼自己一耳刮子……
       还有就是我的新坑,也不算新坑了吧,就那《典狱司》已经完结了,小短篇,给大家解个闷子吧~

典狱司(凯千/往昔/虐)(大结局)

※谁上升上谁

















         日复一日,不觉已过了两个春秋。屋中,也不只有易烊千玺一人,还有善舞的蛊师彦烨。一人抚琴一人舞,竟也是好不快活。又到了下雪的日子,仍旧是在那樱花树下抚琴,却没有了烈酒爱人,也没有了那暧昧的气氛。“想他了?”彦烨停下舞步,坐到易烊千玺身边。“嗯……今日,总感觉不对……”这劫,似乎已经来了。
_

_

        交战激烈,双方实力相均,斗得锐气尽消。敌军反复受我方引诱,已是强弩之末,奈何我军士气不振,王俊凯只得单刀匹马,闯入敌军大营,斩下敌方统领首级,砍下敌旗。正当喜上心头,身后万箭穿心……
      “将军!……”
_

_

       易烊千玺只觉体内血脉中命蛊奋力一挣,便再没了生息,嗓眼腥甜,一口血溅在弦上。“彦烨……他出事了……”
_

_

       榻边,水烟袅袅,彦烨一口一口将烟袋吸得呼呼响。易烊千玺微睁开眼,瞥了眼在一旁紧锁眉头的彦烨,开口:“小声点,我想睡觉。”旁人动作顿了顿:“睡个球啊……话说,你真要用那东西救他?为了那种人,不值得。”“什么叫做不值得?!他又是哪种人?……小烨,除了你以外,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随即起身,盘腿坐在榻上,“还有,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和他下的命蛊,让我们性命相连,现在还有功夫在这儿说风凉话?闲心真大……”某人感觉膝盖突然好痛……易烊千玺,算你狠……没良心!
_

_

       “将军?将军?”模糊中,一声声呼唤将王俊凯从混沌中唤醒,腾地坐起,“我为何在这里?”不是……已经死了么?王俊凯捏了捏眉头……为什么这些天的事全都不记得了……“师兄,门外一个自称您故友的男子求见。”王俊凯同门师妹傅聆从门外闯入,却见话音未落,一抹红影破门而入。
_

_

       见来人,王俊凯大惊:“彦烨?……你来作甚?不是应该在家里陪千玺吗……”“王俊凯,你这个负心汉!”“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王俊凯瘦削的脸上,白发随风而扬,顿时,四处兵刃出鞘声乍起,随即一声暴喝:“大胆!尔等一平民鼠辈竟敢伤我朝御侍将军!拖出……”“罢了。”王俊凯摆手制止,桃花眼淡淡对上彦烨怒目圆瞪的眸,“我确是负了千玺,但你又为何打我?”彦烨凄凉地勾了勾唇,道:“你的命,是千玺从阎王手里换回来的啊……”
_

_

       原来,王俊凯回来前几日,易烊千玺请彦烨给两人算了一卦,竟发现此月凶星入卦,定有一人有性命之灾——无可避免,只能一命抵一命。思量再三,易烊千玺决定讨来一对命蛊,悄悄种入王俊凯和自己体内,竟没想这么早就起了作用……再三央求彦烨用自己的命抵王俊凯的劫,没办法,最后竟设了个局将彦烨的摄魂术骗去了……“王俊凯,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值得千玺这般为你卖命!一开始把你捡回家也就算了,接着竟让你占了他便宜,还用命来换你后世安好!”彦烨实在有些忿忿,讲着讲着竟红了眼眶……“为何……为何他不告诉我……瞒我这么久……”王俊凯实在不能接受易烊千玺的这番用心。一次次将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最后居然抵上了命……站起身,王俊凯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军帐,交代将士们收拾了东西,便往泸州去了。
_

_

       千玺,你怎么这么自私?你不愿一人留在这世间便把我抛弃,自己去太虚仙境享乐,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_

_

       千玺,你等我,我这就来陪你……
_

_

       陪你赏花,弹琴,练剑,喝酒……
_

_

        等我等我!
_

_

        江南多水路,王俊凯撑着一叶竹排行在九曲河中,两边尽是夹岸的桃花。已经立春几日了。
_

_

       水上只有这一只竹排,很安静,不时会有影子般的鱼在水底游荡。“千玺,去年秋天不是一直念叨着开春要来九曲河看桃花么,我们来了啊……你看,那桃花满岸都是啊,回去我让傅聆做桃花酒给你喝……”王俊凯满脸幸福,眼底却有丝丝凄凉,忽而面色一僵,看着船头放着的青玉冰棺,竟掩面而泣。曾经,那人坐在船头,抚着琴,夹着内力的琴音划过水面,带起圈圈涟漪,而他便在船尾撑着船;现如今,他仍在船尾撑船,船头却只有冰冷的青棺与无言的玉琴……
_

_

       -“王俊凯,我予你之情,不过是想让你好好活着……”
       -“易烊千玺,你予我之情,不过是让我更对不起你……”
_

_

       老天爷,请再许我三生三世,我欠了易烊千玺三生三世的情与命。
_

_

       桥头的孟婆,请多留意一个别着桃花的梨涡少年,告诉他,王俊凯会爱他三生三世。
_

_

       -“王俊凯,我怕我过了奈何桥会再也找不到你……”
       -“别怕,只要我能找到你就不会丢了……”


【IN THE END】




(ps:完结撒花!又把自己写哭了怎么办?……可能有些宝宝泪点高,感觉不是很虐哈~其实这个梗蛮老?一直很想写,就怕写不完,以前就有过写到一半不想写了的经历,毕竟脑洞太多,有一个写一个,但就是写到一半不想写了。这篇《典狱司》是暑假最后赶作业那几天出来的脑洞,结果没填完就去学校了,本来说是在开学前就发出来,然而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失信了,再次表示:I'm so sorry!写这篇文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总想着要去把它写完,有一种很深很深的责任感在身上,所以就熬夜咬着牙写完了。
       可能话太多了……)

典狱司(凯千/往昔/虐)(6)

※谁上升上谁



















        自从王俊凯掌管典狱司,回家的次数也就少了许多,常常留易烊千玺一人在屋中。“终究还是回到原来那孤单模样了。”易烊千玺呷了口茶,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轻轻附在下眼睑上,一根根很是清晰。他想王俊凯了。想王俊凯温柔的眼神,想王俊凯身上淡淡的香味,想王俊凯嘴角尖尖的虎牙,想王俊凯细长的桃花眼,想王俊凯如雪的长发,想王俊凯宽厚的肩,还有……交合时一点一点的温存。没错,易烊千玺空虚了,这间房子又回到了原来只有他一个人的样子,一个人抚琴练剑,一个人喝酒吃饭,一个人散步赏花,一个人就寝入眠……什么都是一个人。当易烊千玺甚至怀疑王俊凯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时,他竟回来了。
_

_

        面色凝重地回来了。
_

_

        “俊凯!你回来了!”“嗯……千玺,你可知我有多想你……”王俊凯进了门,便狠狠拥住易烊千玺,仿佛要把对方连人带骨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唔……俊凯,我也很想你……”好像……要喘不过气来了,但这样,至少比孤身一人好吧。
_

_

        翻云覆雨后的宁静。王俊凯翻了个身,看着睡眠中面色通红的千玺,拢了拢那人凌乱的长发。“千玺……对不起,我……就要走了。北方雁门关实力不敌敌军,若是崩溃,三日之内定逼皇城……对不起……对不起……这战之后,我定辞去一身官职,与你好好过日子!……等我……等我!”到最后,也成了低声的喃喃。此战凶狠王俊凯怎么不知,北方敌军一个个凶气逼人,一人一马也是彪悍至极!怕是……他不敢想,他舍不得留易烊千玺一个人在世间……王俊凯要陪着易烊千玺,陪他喝酒,练剑,赏花,散步……安安心心过一辈子!
_

_

        待身边人熟睡,易烊千玺睁开眼。看着如雪的发丝服服帖帖地挂在对方磨脖颈间,安安静静,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在王俊凯反身的时候他便醒了,怎么可能没听见那低声的自言自语?!
_

_

        “命劫已至,尔等二人,定有一人要受其天命……”
_

_

        几天后的清晨,待王俊凯起床没见易烊千玺的影,便只当他去练剑了,自顾自地收拾起衣物。走出院门,便见易烊千玺背着手,拿着剑站在圆门前。王俊凯已是一身软甲,出征之事不言而喻,走至易烊千玺旁,一把剑直对心口。“我不准你去!”易烊千玺不敢回头去看王俊凯的表情,他怕自己心软,就这样将他放走。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没有表情的脸,又低下头看了眼心口的剑锋,冷冷道:“男儿保家卫国,岂有不去之理?”便推开剑,走过了易烊千玺。
_

_

        王俊凯,你予我之情,也不过如此……

宝宝们,小长假过完了要记得夸我~奉上一对拖家带口(?)的苍歌和一脸娇羞的千凯夫夫~

典狱司(凯千/往昔/虐)(5)

※谁上升上谁















       在易烊千玺家躲了将近一年,王俊凯的功夫也是随着易烊千玺而提高,便寻思着要回京城去复职。“你当真要去?”易烊千玺看着在一旁收拾东西的王俊凯,颇有些担心。“嗯,毕竟皇上还不知道我还活着,这次回去,首先是把兵权拿回来,次之,就是要报仇。报血洗家门的仇。”说到此处,王俊凯眼中凶狠一展无遗,到底还是兵家的,忠职忠责,有仇必报。易烊千玺从背后抱住王俊凯,嗅着白发上淡淡的清香,宽厚的肩膀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我陪你去吧……在这之前,能否与我去一趟西域?”“嗯。”
_

_

        西域大漠,残阳似血。两人骑在同一匹马上,悠悠地走着。“吁——”王俊凯搂紧了怀中的易烊千玺,拽了拽缰绳,看向前方的某处。“俊凯,怎么了?”易烊千玺回过头,看着面色严肃的王俊凯,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片战后残迹。两人翻身下马,冲那处走去。
_

_

        “这血还没干透,估计才厮杀过后没多久。”易烊千玺沾了沾地上的血迹,看向一旁的王俊凯。“我知道。”王俊凯翻动着地上的尸体,“大概是官兵之间厮杀,而且是来自两个不同部队的。”突然,王俊凯从一个士兵的军甲里搜出一根深青色雀翎。看了另几个,每人都有一根。重心不稳,一个趔趄便倒在了地上。
_

_

        启郢军。可是他带领过的军队啊!曾经威风凛凛,横扫四方,挟危护驾,立下赫赫战功,声名远扬。“千玺……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回去跟皇上要回军权,我要重振启郢军!”坚定的神情彰显着他的志向,易烊千玺看着,垂下眼帘,到底还是个兵家人。
_

_

       “你做什么,我都陪你。”可是俊凯,我只想让你平平安安啊……哪怕不在我身边……
_

_

        京城。王俊凯上朝回来,便见易烊千玺坐在门槛上发呆。“千玺?怎么了?”易烊千玺抬起眼,笑了笑,问道:“事情可还顺利?”说到这个,王俊凯兴奋地大笑起来,坐在易烊千玺身边,一把揽过一旁人瘦弱的肩:“顺利!当然顺利!皇上见了我高兴得很呢!自然是把军权还给我了!你猜,他还说什么?”千玺配合地表示疑惑。“皇上说不仅要把我的启郢军还给我,还要给我增添十万精兵,让我掌管典狱司!”“典狱司?就是那个监管国家重犯的……典狱司?”“对啊,怎么了千玺?”“没……恭喜你啊!”“可还说什么恭喜之类的客套话,咱俩谁跟谁啊是吧……”
_

_

        王俊凯,你当真这么想当官么,可要知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啊……况且,天劫已至,恐怕你我二人,定有一人是躲不过这一劫的……

(ps:小渡明天返校了,挥挥宝宝们!)

图转自微博,侵删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