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下扬州炒饭

扬州炒饭下烟花三月。

典狱司(凯千/往昔/BE/虐)(1)


※谁上升上谁!

















       (PS:听了一下《老九门》的片尾曲,又深受感染地去B站搜了个苍歌cp的视频来看,哭了一宿,就破天荒地写了篇BE……然后又哭得稀里哗啦。我在这之前从来没写过BE,很容易写崩……最后还是有HE番外的,相信我!)
_

_

     “你说江南烟胧雨,塞北孤天祭,荒冢新坟谁留意史官已提笔……”
_

_

      “那年红雪冬青一水袖丹衣,君还记,新冢旧骨葬头七,宿醉朦胧故人归,来轻叹声爱你,君还记铁马将军哽咽若孩提……”
_

_

       塞北。大雪如撒盐。一身铠甲,铮铮发亮,一袭白发,风中狂舞。站在城墙上,看那漫漫雪原,王俊凯低下桃花眼,刀削般的唇抿紧。一旁的的卢马不安地原地踏着步,哼哧着从鼻孔里喷出一阵阵白雾。“千玺,我又何需你以命抵命呢……你予的爱,不过如此吗?你可真自私,用自己的命换了我一个人在这世间,你倒是放心了,可我呢?我不能没有你……千玺……千玺……千玺——!”王俊凯低声喃喃,却又发狂似的仰天怒喊。风夹着雪,将他的声音带向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_

_

       如果能再来一次,千玺,你且让我死罢。
       我要你好好地活着。
_

_

       王俊凯站在典狱司案台前,淡淡看着下面跪绑着的犯人,撇开眼,转身:“拖下去,杖责……”白色的长发倾泻在宽厚的肩上,如同染雪的河流。“俊凯,莫要暴虐行事……”那身着青衫的人影又面色凝重地站在了他对面,长发仍是用雕着桃花的桃木簪子一丝不苟地绾着。王俊凯一惊,不自觉地快步上前,伸出双手,想要搂住那人,却扑了个空。是……是幻象呢,居然还会以为他还在……一身的冷汗出得很急,沾湿了王俊凯雪般的鬓角。
_

_

       不觉失态。王俊凯挺了挺身子,故作平静地开口朗道:“退下罢,那人……杖责脊棍五十,打完就放他去部队里参军。”以为心心念念的人在身旁,竟忘了还有旁人在……真是有失尊严……背着手,便走了。
_

_

     “千玺,你看……我很听你的话啊!你让我莫要暴虐行事我就真的没有再重罚过任何一个人了……这种人,理应是被斩首的……”
_

_

      “……千玺,我以后不会不听你的话了……所以……你回来啊……”
_

_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