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下扬州炒饭

扬州炒饭下烟花三月。

典狱司(凯千/往昔/BE/虐)(3)

※谁上升上谁














       在易烊千玺的住处待久了,王俊凯难免有些为难和害臊——白吃人家的白喝人家的白用人家的,还啥事儿都不做,整日就游手好闲。听听易烊千玺弹曲儿,和易烊千玺练练剑,陪易烊千玺喝喝小酒……总之,一切都和易烊千玺有关。同时,王俊凯一个糙汉儿也发现了一些易烊千玺的秘密。比如穿衣服必须穿青色搭白色,比如发簪上一定要有桃花,比如盘腿时一定是左脚搭在右脚上,比如喝茶时一定要在桃花树下……再比如说易烊千玺笑起来有梨涡,再比如说易烊千玺眉心有一颗棕色的美人痣,再比如说易烊千玺的丹凤眼下有淡淡的卧蚕,再比如说易烊千玺无时无刻都会打着“照顾伤员”的名义把王俊凯拉着到处跑……总之说来,易烊千玺的怪癖……貌似还挺多。
_

_

       王俊凯好容易清闲地坐在窗前的蒲团下享受阳光,那绒绒的光线织成一条光网,轻轻拢住王俊凯挺拔的身躯。易烊千玺正准备从门外踏进来,却见那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阳光下闭眼调息,如鸦翅般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白发被冬日的阳光染得金黄,高挺的鼻梁,刀削般的嘴唇,刚毅的下巴,流畅的颈线,偶尔上下滑动的喉结,以及……易烊千玺在心里糊了自己一巴掌,他可比你小啊!兄弟之间怎么可以有这种情愫?!
_

_

        “千玺?干嘛杵门口?是不是我不叫你你就一直在那儿直到冻死也不肯进来?”王俊凯睁开眼,发现穿着一件白狐披风怀里还抱着另一件的易烊千玺正靠着门楣发愣,便好笑地嚷嚷了几声。易烊千玺回过神来,神情冷清,一步一步地走向王俊凯。“你什么意思?”王俊凯心里警钟大作,皱眉看着步步紧逼的易烊千玺,搞不清这人在心里又打着什么小算盘。“易烊千玺!”
_

_

       千玺终于绷不住脸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淡淡的,浅浅的,没有丝毫的失礼。对啊,他一直都是这样笑的,王俊凯也曾一度分不清易烊千玺是真笑还是假笑,但当他发现易烊千玺嘴边那两粒不深的梨涡并戳了戳时,才明白——易烊千玺只为懂得自己的人笑。“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雪,今天倒是天晴了,走吧……去赏赏雪。”说着,一件黑色貂毛披风便被塞进了王俊凯怀中,神情仍是那样冷静,眼角余留的笑意却还未消散。王俊凯点点头,便看着易烊千玺耳根子红红的走出了门去。
_

_

        千玺,你怎么能这么害羞呢?
        你要知道。
        我也有你那样的情愫啊!
_

_

         踏在铺满雪的路上,王俊凯的脑海里尽是易烊千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自己,大概已经在他家住了大半年了吧,两人也算是熟识。但为什么易烊千玺在酒馆里会愿意救他这个逃难的陌生人,并留在自己家中当做兄弟照料,王俊凯想过一百种可能,却都被易烊千玺的各种生活上的细节打消。这让王俊凯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对他这么了解了?还……这么信任他?
_

_

        “当真……是动了情了……”
_

_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