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下扬州炒饭

扬州炒饭下烟花三月。

典狱司(凯千/往昔/虐)(4)

※谁上升上谁(本章有肉渣)
















          琴声渐近,易烊千玺正坐在树下幽幽抚琴,眼角微挑,宛如琴仙。易烊千玺手下的琴是把琴剑,正如其名,琴中有剑剑中有琴,琴身通体晶莹,乃是上品玉髓所制,琴音清冽而又细腻,宛如高山流水。剑是玄铁所铸,剑身细长,花纹简洁精致,剑刃如纸,削铁如泥,剑柄用了和琴身相同的玉料,剑胆琴心,浑然一体。
_

_

       倒也是只有这样的琴剑才能配得上易烊千玺的气质。冰清玉洁,温柔细腻,却内心硬朗。王俊凯走上前,坐在易烊千玺身边的毡垫上,斟上酒,细细地酌。“少喝点,这酒性烈。”一旁抚琴的易烊千玺开了口,没抬头。王俊凯没管,却更甚般一口一杯地往肚里灌,醉了又怎样,只要有易烊千玺在,什么都不用怕。一旁的易烊千玺抬眼看了下旁边与他对着干的王俊凯,仍旧抚着琴。
_

_

        一曲终了,易烊千玺拿起酒壶便往嘴里灌。“喂!你作甚?!”王俊凯跳起来抢对方手中的酒壶,“你疯了?!知道这酒烈还这样!”易烊千玺偏头看着王俊凯,严肃的脸,道:“我没疯……就是想喝酒了……”王俊凯怎么不知,这人平时是个酒品特别不好的人,一喝醉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今日这般,定是出事了。
_

_

     “王,王俊凯……小爷我……我喜欢你……你知道吗……”瘫在王俊凯怀里的易烊千玺面色绯红,痴痴笑着,抬起一只手,捏了捏王俊凯的脸。王俊凯一愣,“千玺,你醉了,这天气冷,我们回房去……”“不!我没醉!……我要王俊凯在这儿陪我喝酒!……我们……不醉不休!”抓住易烊千玺不安分的手,王俊凯眼神一暗,吻住了易烊千玺因醉酒而鲜红的唇,细细吮舔着,淡淡的酒气弥散在两人的口腔里。王俊凯没有深入,舌描摹了一圈对方的唇形便离开了,“易烊千玺,我也是。”喜欢你。
_

_

        直到被王俊凯从树下抱走,易烊千玺都是迷迷瞪瞪的,嘴里呜呜嗯嗯着些什么,听起来分外娇.媚。但王俊凯只听清了一句话——“王俊凯,我喜欢你。”“啧……易烊千玺,你这是出事啊……”王俊凯皱着眉,大跨步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将半醉半醒的易烊千玺搁在了床上,点起炉中的火,便折过身来脱易烊千玺的衣物。“俊凯?你要做什么?”“能做什么?”说着,便欺身压上,“千玺……你,允许我么?”某处的坚挺滚烫抵在易烊千玺腹间,还恶作剧般地磨了磨,惹得易烊千玺别过脸,面色通红,好似一朵开艳了的桃花。“自,自然是……准的……”
_

_

       “唔……啊!俊凯,轻一点!……啊嗯……”
       “千玺……千玺……”
       室外的雪在慢慢的化,两人心中的某层隔膜,好像……也化了。
_

_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