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下扬州炒饭

扬州炒饭下烟花三月。

典狱司(凯千/往昔/虐)(大结局)

※谁上升上谁

















         日复一日,不觉已过了两个春秋。屋中,也不只有易烊千玺一人,还有善舞的蛊师彦烨。一人抚琴一人舞,竟也是好不快活。又到了下雪的日子,仍旧是在那樱花树下抚琴,却没有了烈酒爱人,也没有了那暧昧的气氛。“想他了?”彦烨停下舞步,坐到易烊千玺身边。“嗯……今日,总感觉不对……”这劫,似乎已经来了。
_

_

        交战激烈,双方实力相均,斗得锐气尽消。敌军反复受我方引诱,已是强弩之末,奈何我军士气不振,王俊凯只得单刀匹马,闯入敌军大营,斩下敌方统领首级,砍下敌旗。正当喜上心头,身后万箭穿心……
      “将军!……”
_

_

       易烊千玺只觉体内血脉中命蛊奋力一挣,便再没了生息,嗓眼腥甜,一口血溅在弦上。“彦烨……他出事了……”
_

_

       榻边,水烟袅袅,彦烨一口一口将烟袋吸得呼呼响。易烊千玺微睁开眼,瞥了眼在一旁紧锁眉头的彦烨,开口:“小声点,我想睡觉。”旁人动作顿了顿:“睡个球啊……话说,你真要用那东西救他?为了那种人,不值得。”“什么叫做不值得?!他又是哪种人?……小烨,除了你以外,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随即起身,盘腿坐在榻上,“还有,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和他下的命蛊,让我们性命相连,现在还有功夫在这儿说风凉话?闲心真大……”某人感觉膝盖突然好痛……易烊千玺,算你狠……没良心!
_

_

       “将军?将军?”模糊中,一声声呼唤将王俊凯从混沌中唤醒,腾地坐起,“我为何在这里?”不是……已经死了么?王俊凯捏了捏眉头……为什么这些天的事全都不记得了……“师兄,门外一个自称您故友的男子求见。”王俊凯同门师妹傅聆从门外闯入,却见话音未落,一抹红影破门而入。
_

_

       见来人,王俊凯大惊:“彦烨?……你来作甚?不是应该在家里陪千玺吗……”“王俊凯,你这个负心汉!”“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王俊凯瘦削的脸上,白发随风而扬,顿时,四处兵刃出鞘声乍起,随即一声暴喝:“大胆!尔等一平民鼠辈竟敢伤我朝御侍将军!拖出……”“罢了。”王俊凯摆手制止,桃花眼淡淡对上彦烨怒目圆瞪的眸,“我确是负了千玺,但你又为何打我?”彦烨凄凉地勾了勾唇,道:“你的命,是千玺从阎王手里换回来的啊……”
_

_

       原来,王俊凯回来前几日,易烊千玺请彦烨给两人算了一卦,竟发现此月凶星入卦,定有一人有性命之灾——无可避免,只能一命抵一命。思量再三,易烊千玺决定讨来一对命蛊,悄悄种入王俊凯和自己体内,竟没想这么早就起了作用……再三央求彦烨用自己的命抵王俊凯的劫,没办法,最后竟设了个局将彦烨的摄魂术骗去了……“王俊凯,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值得千玺这般为你卖命!一开始把你捡回家也就算了,接着竟让你占了他便宜,还用命来换你后世安好!”彦烨实在有些忿忿,讲着讲着竟红了眼眶……“为何……为何他不告诉我……瞒我这么久……”王俊凯实在不能接受易烊千玺的这番用心。一次次将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最后居然抵上了命……站起身,王俊凯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军帐,交代将士们收拾了东西,便往泸州去了。
_

_

       千玺,你怎么这么自私?你不愿一人留在这世间便把我抛弃,自己去太虚仙境享乐,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_

_

       千玺,你等我,我这就来陪你……
_

_

       陪你赏花,弹琴,练剑,喝酒……
_

_

        等我等我!
_

_

        江南多水路,王俊凯撑着一叶竹排行在九曲河中,两边尽是夹岸的桃花。已经立春几日了。
_

_

       水上只有这一只竹排,很安静,不时会有影子般的鱼在水底游荡。“千玺,去年秋天不是一直念叨着开春要来九曲河看桃花么,我们来了啊……你看,那桃花满岸都是啊,回去我让傅聆做桃花酒给你喝……”王俊凯满脸幸福,眼底却有丝丝凄凉,忽而面色一僵,看着船头放着的青玉冰棺,竟掩面而泣。曾经,那人坐在船头,抚着琴,夹着内力的琴音划过水面,带起圈圈涟漪,而他便在船尾撑着船;现如今,他仍在船尾撑船,船头却只有冰冷的青棺与无言的玉琴……
_

_

       -“王俊凯,我予你之情,不过是想让你好好活着……”
       -“易烊千玺,你予我之情,不过是让我更对不起你……”
_

_

       老天爷,请再许我三生三世,我欠了易烊千玺三生三世的情与命。
_

_

       桥头的孟婆,请多留意一个别着桃花的梨涡少年,告诉他,王俊凯会爱他三生三世。
_

_

       -“王俊凯,我怕我过了奈何桥会再也找不到你……”
       -“别怕,只要我能找到你就不会丢了……”


【IN THE END】




(ps:完结撒花!又把自己写哭了怎么办?……可能有些宝宝泪点高,感觉不是很虐哈~其实这个梗蛮老?一直很想写,就怕写不完,以前就有过写到一半不想写了的经历,毕竟脑洞太多,有一个写一个,但就是写到一半不想写了。这篇《典狱司》是暑假最后赶作业那几天出来的脑洞,结果没填完就去学校了,本来说是在开学前就发出来,然而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失信了,再次表示:I'm so sorry!写这篇文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总想着要去把它写完,有一种很深很深的责任感在身上,所以就熬夜咬着牙写完了。
       可能话太多了……)

评论(2)

热度(16)